test,顺丰客服,快看漫画

今日头条 · 2019-03-23

『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说它是神曲

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神曲

应该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的吧

但是我知道有一点

我唱歌有一种力量

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』

——龚琳娜

1

梦中的我

变成了自由的鸟

2017年7月14日,纽约林肯中心,龚琳娜心怀忐忑地走上舞台中心——她要把屈原笔下的神秘东方,用音乐的形式,呈现给世界。

此时,距离《忐忑》被封为“神曲”,已经过去了七年,距离她摘得青歌赛专业鲁林希老公组民族唱法银奖,已经过去了十七年。

从青歌赛的《斑竹泪》到《忐忑》,人们问得最多的是:龚琳娜身上发生了什么?

而随着《忐忑》热潮逐渐散去,人们又开始问:除了“神曲”,龚琳娜还有什么?

2017年龚琳娜在纽约林肯中心演出

故事还要从距今十九年前的第九届青歌赛开始。

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出身,专业组民族唱法银奖五华县横陂中学,27岁的龚琳娜前途似锦,只待名利加身bahubali3。

那时候的龚琳娜开始在晚会的舞酷睿乐健台上游走,耀眼的灯光下,有时候只需要张张嘴对对口型,就能得到满堂掌声和不菲收入,用现泄组词在的话说,就是年纪轻轻进入了“舒适圈”。

但是“舒适圈”最不舒适的地方,便是把自己视若生命的音乐变成了一种重复体力劳动,而龚琳娜显然也不是“安分守己”的人。

“10年了,天天唱着一样的歌,就争着谁是一级谁是二级,我就想那是未来的我吗?”

不满足于一眼看到头的生活,不满足于自己在舞台上千篇一律的唱腔,龚琳娜对自己灵魂拷问着。

2000年青歌赛,龚琳娜一曲《斑竹泪》摘得专业组民族唱法银奖

“我发现了我被困在笼子里,只会哼哼、哼哼、唧唧、唧唧,无奈的抬头望天伤心的哭泣……”

老锣的出现,打开了束缚住龚琳娜的笼子。

老锣来到中国,是带着宏伟野心的:中国数千年文明走下来,留下了灿若繁星的诗词歌赋、神话传说、民俗风情,唯独在主流舞台上的中国音乐,失却了多元与传承。寻找中国音乐的新声与新生,成了一个重洋之外音乐人的抱负。

而当老锣遇到龚琳娜,便确信,龚琳娜就是他要找的人。

“我迎着风来的地方挥舞着翅膀,心儿叮叮、叮叮、咚咚、咚咚的,跳过了山顶跑进森林去逍遥……”

在德国的树林里,从《山海经》到《楚辞》,唐诗到宋词,民歌到戏剧,都成为了老锣和龚琳娜创作音乐的灵感源泉。

老锣和龚琳娜终于成为了一对自由鸟,而他们初试清啼的作品之一,便是《忐忑》。

2

这一世传奇

寻觅初心

我一身绝学

难了尘缘

对忐忑的评价,就像榴莲,喜欢的人陶醉在其中高超的技巧、多变的唱腔,不喜欢的人只看到夸张的造型和表情,听到不知所云的咿咿呀呀,归到当时还盛行的恶搞文化中。

很长一段时间内,人们也许不知道龚琳娜,但知道《忐忑》,或者说,把龚琳娜等同为《忐忑》,随着《法海你不懂爱》《金箍棒》的出现,又开始把龚琳沙罗双树的誓言娜等同为“神曲”。

就像曾经风靡网络一时的众多其他流行文化,“神曲”潮也不久就被后浪拍在了小鹅啄毛怎么回事沙滩上。曾经鄙夷也好,追捧也好,互联网永远不愁没有虐肌肉男下一场狂欢。

直到2013年一档叫《全能星战》的节目,和一首叫《小河淌水》的民歌。

还是那场“神曲”狂欢的簇拥者, 开始把龚琳娜封为“艺术家”“歌唱家”“国家队”,也开始问:也不是不test,顺丰客服,快看漫画能好好唱歌,为什么还要折腾“神曲”呢——从《小河淌水》到《山中问答》,从《致青春》到《隐形的翅膀》,甚至是《双截棍》和《但肖国基愿人长久》,哪首歌似乎都比《忐忑》和《金箍棒》正常。

这种感觉就像2018年的格莱美,当32岁的Lady Gaga盘起长发,身着长裙,端坐在覆着巨大白色羽翅的钢琴前安静弹唱,人们开始意识到:原来这个疯女人也可以“正常唱歌”。

殊不知,这些所谓的“正常和正统”,都是她们玩剩下的。

2018年格莱美舞台上的lady gaga

《忐忑》最早发行于2006年的专辑《静夜思》里,同一张专辑里,还有《静夜思》《将进酒》《登鹳雀楼》和《山中问答》。

在《忐忑》还没有引发热议的2007年,龚琳娜独自去了陕北采风,回来之后录制了一张民歌专辑,用不同的方言、不同的腔调,演鲍喜静绎了山西、陕西、江苏、贵州、福建、河北、山东等地二十余首民歌,其中就包括了曾作为电视剧《血色浪漫》插曲的《走西口》

而在《忐忑》最火的2010年,龚琳娜连发了《弦歌清韵》和《夜雪》两张专辑,收录了《凤彦崽儿凰台上忆吹箫》《秋风辞》《草》《庭院深深》等更多对古诗词的演绎。

如果不是一首《忐忑》,可能以上这些早被尘封为过往,无人问津,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。

不仅“神曲”不能成为代表龚琳娜的标签,事实上也很难给龚琳娜贴上合适的标签:

《走西口》里,她是有情新鲜的大鼠尾鱼有义敢爱敢恨的秦岭;《小河淌水》里,她是月下思君温婉动人的弥渡女子;

《但愿人长久》里,她中华精英联盟主论坛是对月大醉欢饮达旦的苏东坡;《将进酒》里,她是沉郁悲愤而狂放豪纵的李太白。

《金箍棒》里,她是大闹天宫的孙大圣;《山鬼》里,她摇身一变成了呼天唤地的祭司。

你永远猜不到下一次出现,她会是什么造型,也猜不到下一次,她会把什么带到舞台上。

如果非要给龚琳娜加一个标签,或许可以称其为“演员”——对音乐的演绎,也需要入戏,唱什么样的歌,仿佛自己就是那么样的人,就连第三人称视角,也正如耳帝评价《很久以前》,“龚琳娜最终面无表情地哭了,隐约有种石像流泪的“神迹”体现”。

“感念往昔,不争王觉彬朝夕,梦见乾坤,心住四海……”

面对翁帆的父亲网上各种争议,龚琳娜显得很坦然,“别人到底怎么看我,我并不关心,也不担心,我相信只要不断推出新作品,人们会明白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。”

对龚琳娜来说,《忐忑》不是起点,《小河淌水》也不是终点,她心中的四海,梦里的乾坤,正待她noneblr把这一身绝学,带往尘世sw216。

3

没有人会问

我从哪里来

没有人告诉我

路该怎么走

“一位耀眼的中国歌唱家引人入胜的演出。”

这是林肯中心艺术节演出后,《纽约时报》撰文给出的评价。

这次演出被命名为《云河山》——《云中君》《河伯》《山鬼》的简称。

“很久以前,很久以前,天和地相连;很久以前,很久以前,人和神相牵。”

《忐忑》的狂欢和《小河淌水》的盛赞退热之后,龚琳娜又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她的音乐道路上。空间为经,时间为纬,沿着这方坐标系,龚琳娜把目光追溯回了更古老神秘的时代。

在随州博物馆的编钟前,龚琳娜和老锣显得虔诚而自信。1978年,铸造于战国初期的曾侯乙编钟在此出土,谁都知道它是陈列在博物馆里稀世的国宝,也正是因为长时间只存在于博物馆里,似乎都已忘记,编钟也是乐器,也曾奏响一个时代的礼乐繁盛,荡气回肠。

“我觉得特别遗憾,这套编钟仅仅还是局限在一个博物馆,一个展览,让大家了解一下,但是它的生命是完全可以复苏的,可以在我们音乐史里面留下来的。”

“两百多年前,因为有了贝多芬,世界音乐的高峰在德国,但是在两千多年前,因为有曾侯乙编钟,世界音乐的高峰在中国。”

这两年,龚琳娜除了参与创作和采风,还写书,开讲座,教唱歌,孜孜不倦地传播着自己的音乐理念。

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。要改变“千人一声”的现状,要唤醒沉睡在岁月里的中国声音,一两男人的累男人的泪个人的力量终究还是渺小,不过幸好,龚琳娜和老锣始终坚定如初,更幸好,这条路虽然没有人指明该怎么走,该往何处去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,在探索中前行。

“群山无语,鸟声无忧,天地悠悠,岁月匆匆

茫茫荒原风清霜冷,漫漫长路没有尽头。”

老锣用编钟为屈原的《离骚》重新谱了曲,是为《上下求索》,歌中龚琳娜反复地吟唱着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

4

直击人心的力量

不管是在舞台上,还是在访谈中,哪怕提起曾经的非议和流言,谈起音乐,龚琳娜总是眉飞色舞,眼角的皱纹翻出花儿。

在《金星秀》里被问到老锣最喜欢自己身体的哪个部分,龚琳娜不假思索地说,是眼角的皱纹。

纵情歌唱时,龚琳娜从来不会管理自己的表情,随着音乐中情感的高低起伏,表情时而舒缓合租生活恬然,时而扭曲狰狞,而在老锣眼里,这种人与音乐浑然一体的真性情,是龚琳娜最可爱的地方。

龚琳娜曾颇为“自负”地说:我唱歌有一种力量,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,参加《歌手2019》#歌手2019#,她也坦言:“想进决赛”。

这种“自负”除了倚仗技巧和情感的驾轻就熟,更来自对音乐的执着和虔诚——

“我和老锣会专心地在中国音乐这条路上走下去。贫穷也罢,不出名也罢,有一天一个人都不认识我了也没关系。我不是为了掌声而活,我热爱唱歌,热爱把中国音乐做下去。”

文章推荐:

香辣蟹的做法,跨行转账多久到账,轮胎计算器-雷竞技_手机雷竞技

极光,cbg梦幻站,hand-雷竞技_手机雷竞技

万书网,耽美小说推荐,凉州词王之涣-雷竞技_手机雷竞技

女士英文,脸过敏发红痒怎么办,手机价格表-雷竞技_手机雷竞技

本来生活,頔,系统性红斑狼疮-雷竞技_手机雷竞技

文章归档